武汉热血志愿者:义无反顾的支援路上,我们急需认可和帮助

每经记者:张晓庆 每经编辑:梁枭

――“请问,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附近还有酒店吗?”

――“XX酒店XX路店,手机,姓名,可以试试联系这家。”

――【医护人员找车】上车地:XX;目的地:湖北省人民医院;需求时间:29号7:00;手机号:XXXXX;职务:护士;姓名:XX。

――我马上经过那里,我来联系。

类似这样简洁明了的一问一答,在武汉酒店医护支援群、区域出行互助群、用餐需求对接群、爱与陪伴群里此起彼伏,医护人员、车主、酒店主、志愿者、普通市民汇聚在各个微信群里,封城后的每一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都希望为自己的城市尽一份力。

不过,随着疫情的变化,不少民间志愿团队已在近日无奈按下了暂停键:一方面,虽然仍有需求缺口,但他们看到政府和专业力量正逐渐保障医护人员的吃住行需求;另一方面,这也是由于民间志愿者团队们逐渐无力承担费用,减少交叉感染,而不得不作的决定。

“一开始大家都是本着无私奉献的精神做这件事,但是时间久了,资金、物资,都不知道能撑多久”,武汉支援医护住宿群里,一家酒店的合伙人夏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能协助消毒,补贴水电,解除这些后顾之忧,我相信群里的酒店主仍然愿意提供房间。”

封城后志愿者组建车队:共同的家园共渡难关

1月23日上午10时,武汉汉口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23日凌晨发布通告称,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杨晴,武汉市一家医院的药剂师。听到这个消息,她一下子傻眼了。“我当时想,不会吧,这上班怎么办啊?疫情在,又怎么好意思开口叫朋友来接,但走两个小时也走不到啊。”在杨晴发愁之际,她被朋友拉进了一个出行互助群,群里不时有爱心车主发送个人信息,无偿接送医护人员。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杨晴拨打了其中一个电话。

“他很热心,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了。第二天早上7:30,他就过来了,这样我还提前了几分钟到岗。心里就是那种特别高兴、特别感谢的感觉,要不然,真的两眼一抹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杨晴回忆道。

杜伟是武汉无数志愿车主中的一员。从初一开始,他一直在连续义务接送医务人员。“每天平均接送七、八位医护人员上下班,只要提供工作证就行。现在什么都送,我也帮忙送物资。”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共同的家园,共渡难关”,杜伟说道,“还有很多人不能出来为医护人员服务,但也无偿提供了口罩、酒精等用品给我们。很感动,(他们在用)不同的方式为武汉尽力。”

武汉武昌的爱心车主华建峰也向记者分享了同样的暖心故事:“我们小区群里的住户给我赞助了口罩和酒精,每天门一开,我可能都会收到这些。”而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大多数车主的防护设备基本也只有这两样。

华建峰1月28日运送医疗物资 图片来源:华建峰供图

当记者问到“家人支持你们做这个事吗”?华建峰说道:“家人反对呀,谁都怕交叉感染。从大年三十到初二,都没理我。后来慢慢也理解了,主动做了我爱吃的给我,还特意发了朋友圈表示支持。”

“既然出来做志愿者,我们肯定想好了各种风险和要面对的压力。想帮着白衣斗士做点什么,其他的都算不了什么了。”华建峰也坦言,出不出来,他当时也纠结过、害怕过。“但看到我的一些医院的朋友同事都隔离了,他们都没有退步,我觉得我该做点我能做的事。”

华建峰是武汉一个车友会的会长,因为学药,此前跟医院打过十几年交道,因此目前主要负责组织、协调、分配、运输医疗物资。而一条条求车的、送货的、捐助的消息随时都可能弹出,华建峰这几天基本都是凌晨2点多才睡下。出于安全考虑,这几天他外出回来后,就一个人待在自己房里。

武汉某出行互助群信息 图片来源:记者截图

“爱心车主们真的太好了,很感谢他们。”这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周护士在采访中反复提及的一句话。“有一位车主到我家差不多要40分钟,为了送我,他6点就起来了。他妈妈看他没吃早饭,就让他带了三个鸡蛋,他还怕我没吃,留了两个给我。”

周护士口中的车主小张(化名)才二十几岁。据周护士介绍,小张刚开始还没意识到病毒的传染性有多强,什么都没戴就开车出来了,这令她很惊讶。当周护士问他为什么出来,他就说:“连一线的医护人员上班都困难了,作为武汉的一份子,这时候我还不出来的话,那我想就真的没有救了,就算我在家里也不能扭转这个局面。”

小张是第一次当志愿者,看到他还没有很好的防护意识,周护士坐在后座上,一一指导他如何做好防护和消毒,比如座位如何消毒、回家后外衣怎么处理。在小张去接周护士下班时,周护士专门给他带了两瓶小型的84消毒液。一来一往间,传递的是对彼此的理解和感激。要隔离的是病毒,但无法被隔离的还是人心。

车主两难:出车怕感染,不出门医护人员怎么办?

然而,随着疫情态势的变化,民间自发组成的车队并不能完全满足医护的出行需求。1月28日傍晚,护士阿静(化名)在群里连续发了两次求车信息,最终未能成功搭上车。

记者找到她时,她显得很不好意思:“大家都很忙,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不过,她所在的医院已经开通了几条大巴线。那晚,阿静乘坐大巴下车后,步行了大半个小时回到了家。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护士刘娟(化名)目前也是搭乘医院大巴。同样地,大巴站离她家还有四站路,下车后,她就骑共享单车回家。

“说实话,我的口罩也快用完了,不敢出去了,也是没有办法。再出去,可能就是帮倒忙了。”爱心车主王先生无奈地表示。

在疫情严重的武汉,医疗物资依然紧缺。志愿车主很多都只有普通口罩,有的还买不到消毒水,因此这几天一些人已经暂停了服务。“只有口罩,酒精、消毒液都缺。每天跑出去,还是有些担心,况且现在是爆发高峰期,风险高。如但果都不出去,医护人员也没法好好工作,两难!”杜伟叹道。

考虑到正值疫情扩散期,为保证司机们的健康,1月29日,多个出行互助群的发起人已经发出暂停服务的通知。

“为了司机志愿者的健康,不给城市添乱,我们决定:自2020年1月29日23:00起,暂停医务人员爱心接送帮助。恢复时间请等候通知。暂停期间,志愿者们将不再进行身份和信息查验,请各位司机志愿者们不要贸然接单。我们将在此期间对爱心接送帮助进行流程优化与整顿,同时给司机志愿者们提供一些专业的培训,以期能在可以保障司机志愿者的健康安全时,再为医务工作者们提供接送服务。”

蓝天下美丽的江城武汉 图片来源:摄图网

发起人们之所以考虑暂停下来,还因为医院正逐步安排附近宾馆以及大巴供医护人员住、行。同时,更多社会专业力量也正在加入。1月29日,善缘义助抗疫援助核心管理组发布的“暂停私家车接送和医疗物资运输公益工作的通知”中提到:“随着现在滴滴专车、大通社区配车、顺丰、德邦物流等社会专业团队的运力全面打开,我们已经完成了此次援助的使命。为了保证良好的社会次序、车主回归工作岗位、保障车主的身体健康,我们现敬请爱心车主停止私家车接送和医疗物资运输公益工作,并等待武汉市红十会志愿者工作的调度安排。”

据华建峰观察,“其实现在的出行信息我感觉是在减少的”。同时,一些志愿车队也联系到了电动车捐赠资源,正积极与医院方面沟通捐赠事宜。

另一方面,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1月29日上午起,武汉交警部门向武汉的车主们再次发出提醒:“对非参加疫情防控工作,非参与民生保障工作,非因看病就医或工作、生活急须使用机动车,一律不得上路行驶。其它确有急需的,可先通行,后由社区或单位出具证明。交管部门将应用‘智慧交通’系统和执勤检查,对短信已经告之不能出行的车辆和随意驾车出行予以劝阻,对不听劝阻、飙车等违法行为予以查处。”

在此之前,1月25日下午,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下发的9号通告指出,1月26日0时后,除经许可的保供运输车、免费交通车、公务用车外,中心城区区域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1月25日晚间,又补充解释,市公安交管部门将对禁止通行的车辆提前24小时通告司机,对未通告的车辆一律实行通行。若遇紧急情况,可先通行,再到交管部门补办手续。若违反通告,将从严从重处罚,直至记12分。

因此,在这几天里,尽管没有官方开具的通行证,这些爱心车主还是上路了,接送医护,运送物资。在实际的运行中,开车上路的司机们也发现情况好像还可以。碰到交警排查,拿出相关群聊记录,大多也就放行了。

“我今天(指1月29日)早上还开车去拿了别人从苏州连夜送来的核酸检测设备。这相当于是救命的东西啊,所以我昨晚给122打了电话说明情况,那边就说你先跑,事后补证明。今天路上有被交警拦下,但我把短信给他看,说明了情况,也就放行了,直接到了高速路口,拉上车就走了,所以感觉都还挺好的”,华建峰说道,“我没有去想那么多,‘我的分被扣完了,我的驾照被吊销了,又怎么了,这些能比救命更重要吗’?就是这样一种想法。”

很多人还不摸清政策的走向,29日的晚上至30日上午,记者所在的几个群中,还不时有车主询问:私家车还能上路吗?也有一些医护人员或志愿者发布着“人找车”的信息。

与此同时,群里的志愿者也一如既往地发送了“医生护士志愿者需要住宿出行,请扫码添加好友联系我们的志愿服务人员,武汉加油!”的消息。不过,多了一行括号里的文字――“出行政策限制,随时可能停止,明天能不能接送等通知”。

1月30日,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还有一些车主坚持着。华建峰说,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能给家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援医民营酒店:一个更忙碌的春节

封城后的武汉,为了医护人员的便利而无私付出的不止志愿者车队,还有一些志愿者酒店老板。

武汉樱悦美宿的合伙人夏先生已经在武汉生活了十几年。2007年,他来到武汉上大学,2011年毕业后便留下来,成了“新武汉人”。这个春节他原本计划着回老家过个团圆年,但武汉“封城”后他留了下来。武汉旅游业停摆,原本不得不关店休息的他,这个春节却更加忙碌。

1月24日,除夕夜,樱悦美宿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正是这些天奋战在战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一些家远的医护往返家里十分不便,同时,他们也不敢回家,害怕传染给家里人。

那晚,夏先生很忙,但特别高兴。他也是爱心车主之一,“看到群里那么多医护需要出行,有的很远,就想到我们这边有房间靠医院比较近,为什么不拿出来?”

目前,夏先生所在的樱悦美宿共拿出了五、六十间房间供医护人员休息,对接武汉市第三医院。“我们是租的公寓,公寓里还有其他住户,为了安全,我们把房间最多的一层楼拿了出来,专供医务人员休息。物业公司也很支持我们,单独开通了医护通道,定时消毒,提供免费泊车位。”夏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当时也想过把所有的房间都捐出来,但是物业考虑到小区里还有居民,存在交叉感染的可能性,最终商量的对策就是把医务人员的房间安排在一个楼层。”

这几天,他忙着联系安排医护,忙着和物业做好对接,也忙着寻找防护和消毒物资。“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吧。希望医务人员都平平安安,希望所有的病人都能得到救治,希望武汉尽快好起来。”夏先生的三个“希望”说出了现在所有人最大的期盼。

在武汉,像夏先生这样“贡献一己之力”的酒店业主还有很多。据他介绍,1月24日(除夕),为了支援武汉的一线医护人员,当地的酒店业人士自发组织“武汉医护酒店支援群”,征集可提供独立住宿环境的酒店,自愿为武汉地区各大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免费提供住宿。

短短6个小时,这个群便达到了500人的上限,如今“二群”也已有近500人。群里不仅有武汉当地的酒店业内人士,还有一些医务人员,以及飞猪、格林酒店、锦江酒店、华住等这些旅游企业的工作人员,还有大量的志愿者。

过去几日,越来越多的酒店加入进来,参与支援。武汉市某连锁酒店的股东江涛(化名)告诉记者:“1月26日,医院给我们发了入住申请函,得知需求后,我们几个股东讨论了一番,最终决定拿出108间房间,目前已全部住满。”

“从最开始的几个民营小酒店,到连锁酒店的不断加入,民间力量越来越多,都想为医护人员提供一个港湾。”酒店支援医护群里的志愿者魏敏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魏敏原先是一名护士,武汉“封城”后,她的很多医护朋友都发愁怎么回家,有的开始找寻医院附近的住所。这时她看到了武汉悦东方酒店的业主肖雅星发起的这个医护酒店支援群,便加入进来,成了主要的志愿者进行资源对接。1月29日,魏敏接受记者采访时,已是深夜,这几天她都忙到凌晨后才入睡,身体已有些不支,家人正要求她放下手机,好好休息。

据不完全统计,肖雅星他们发起的酒店医护支援联盟,有超过360个酒店民宿,免费向医护人员开放1万多间房间,目前接待了超过5000位的医护人员。这些酒店一开始都是自发提供无偿住宿的,而目前已有一些收到了医院方面的申请入住通知或者政府的征用通知。

临界点来临:酒店承压,部分将退出支援

不过,善举背后,武汉酒店医护支援联盟也面临着现实的困境。疫情还在扩散、酒店防护消毒物资紧张、人手不足下繁重的工作压力、持续增长的人工和水电成本……随着战线拉长,酒店主的情绪也有了变化,失落和无力感渐渐浮上心头。

肖雅星和她的团队这几日也一直在寻求官方和公益平台的帮助与认可,但还未获得回复。1月30日,记者了解到,现实压力下,自发组建的“医护酒店”将暂停服务。目前支援酒店联盟正计划让自发参与支援的单体酒店先退出,消毒后“收编入队”,接受政府统一调度再继续提供服务。

夏先生通知群内医护人员将暂停服务截图 图片来源:夏先生供图

酒店联盟建议医护人员寻求征用的大型连锁酒店,或者医务人员能与所在单位协商,向目前入住酒店发放一张公函,在保障酒店的基本安全和利益的情况下,继续为其提供住宿。“我们目前的条件不足以长期免费进行服务。而且为了安全,所有酒店也需要先进行一轮大消毒。”

魏敏则表示:“一线酒店人员选择站出来,但我们最担心的是他们的人身安全,毕竟医护人员有暴露风险。同时,他们还默默承担着每日的资金亏损,因此不得不先下线了。”

江涛的酒店由于是由医院方面提出申请的,因此医院将承担酒店公共区域的消杀。联盟里的一些品牌连锁酒店,品牌方也会给予一定的物资补给,一些被政府征用了的酒店则会收到一定数量的消毒物品。而更多的小型单体酒店,也就是最初加入的那些本地酒店,则需要用自己的资源去解决这些问题。

从大年三十起,武汉某医院ICU病房的护士黄丽(化名)就入住了医院附近的一间自发支援的酒店式公寓。“那天下午,我打了电话,老板二话没说,晚上就让我和几个同事住了进来。”看到酒店消杀物资紧缺的情况,黄丽和同事下班后,也会带一点消毒水,自己对酒店房间消毒。“我们科室有同事疑似被传染了。”她叹气道。

作为发起人,肖雅星身上的任务越来越重,这几天她和志愿者们都在向厂家、社会寻求医疗物资、接送物资,并联系专业消毒机构,希望对参与的酒店进行消杀。

通过多方联系,她们也获得了一些物资捐赠,但运输却是下一个难题。记者了解到,来自武汉市外的捐赠物资,一部分可以通过武汉市红十字会等发放到各定点医院,而捐助给她们这样的志愿团队的物品,要送达的难度却不小。首先要证明是救援物资,还需要由医院或者相关机构开具的证明,高速口才会放行。

1月26日晚上,肖雅星通过自己朋友联系到的一批防护物资就被卡在了高速口。那晚,肖雅星和志愿者们向医院、红十字会等求助,希望能协助开具一份证明,不过几位工作人员均表示按照规定,由他们开具的证明,物资只能是送到他们那儿。

“我们给医护人员提供了住宿,希望某个医院或者机构能出具一份物资运输进来的证明,却这么难,我不知道我们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肖雅星和她的团队感到了深深的无助和无力。

另一方面,由于春节假期,不少员工休假,酒店里的人手也十分缺乏。江涛的108间房间,目前仅有五、六位员工打理,大小事宜都需要他去处理。格林酒店方面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们武昌火车站附近的格林豪泰是全部都住满了的,员工也把自己的宿舍腾出来给了医务工作者,而我们的这些员工也在超负荷工作,可能一人要身兼数职。”

“我们做这些事情现在都是无偿,政府能够给我们一定的政策和支援,肯定是最好的,没有的话,也先继续做着吧。”江涛表示。

黄丽告诉记者,尽管医院提出了住宿申请,但目前确实没给酒店方提供实质的物质保障,医院现在本身就还很缺医疗物资。“我们现在也很揪心,因为老板的这个民宿本身规模不是很大,所以在水电使用上,也尽量节省着用。”夏先生对记者表示,医护人员都很理解,也提出自己去充电卡。

作为联盟的带头人,魏敏和肖雅星认为,这不是一个长久之计。鉴于目前政府正在征用大型连锁酒店,保障医护人员的住宿,她们建议单体酒店现阶段先退出,进行彻底消毒,酒店联盟将一起处理后续的消杀以及水电补贴等善后问题。“在空窗期的时候,大家自发填补了缺口,而武汉现在是全国救援资金、物资的集中地,我们相信医护人员的住宿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想到很多医护人员还在一线,夏先生有些不忍,一直张不开口。但他也明白,支援酒店联盟的组织者是出于整栋公寓里的居民安全考虑,也是为了他好。

给医务人员发了“暂停服务”的消息后,他又在不同的群里帮着打听是否有酒店还有空房可提供。一家被征用的酒店的联系了他,但只有十几间房。“我们也希望获得官方的认可,给我们提供专业的消杀保障,为医务人员提供更好的住宿环境。”

1月30日凌晨,看着窗外武汉空空荡荡的街头,肖雅星发了一个朋友圈,写道:“大武汉,我多想看你堵车,对着前面的车骂一句:太慢了。”

(每经记者郑洁对本文亦有贡献)

每日经济新闻